芝月御之yu

这里芝月w

【基拉度×炸猪排】一个大胆的脑洞

基拉度与它的相遇,是在一个春意阑珊的下午。
其实他是在跟踪天女们,却被一家小店吸引了注意。
小店的店面不大,装修也很简朴,一块巨大的牌匾上写着“炸猪排”三个大字。
“这位帅气的小哥,要来一份炸猪排吗?”店员热情地招呼着。
一份猪排下了锅,金黄的热油沸腾着,猪排在油中滋滋作响,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基拉度觉得自己的口水快要流出来了。
“欢迎下次光临。”
手中的猪排冒着热气,基拉度忍不住咬了一口,那一瞬间,他便被征服了。
啊!这外酥里嫩的口感!酥脆的面衣,厚实的肉质!咬一口满嘴的油汁和肉汁,热气使香味在嘴中更加突出,令人回味无穷。
啊!我是谁……我在哪……
那一刻的基拉度仿佛置身于天堂一般。
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
我一定要得到朵法拉和手舞器!成为最强的混舞徒,然后统治世界!到时候,所有的炸猪排都属于我!哈哈哈哈哈哈!
基拉度阴里怪气地笑着,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中,啃着猪排离开了。
呃……总感觉好像忘了些什么事情……算了
猪排真好吃。

一个月后,基拉度悲伤地发现自己胖了一圈。

沧海遗珠

#大概是一个狄仁杰重做的脑洞#

大唐,大陆第一繁华的帝国。长安,大唐强盛实力的象征。以雷厉风行姿态守护着这里的,不是战功赫赫的将军,而是大唐的治安官,名侦探狄仁杰。
“北斗以南,一人而已。”世人皆以此来称赞他。
除了像是流淌在血液中的本能一样的推理能力,其战斗能力也令人为之赞叹。
一流的攻速,爆炸的输出,独特的被动,高值的移速。
警戒令,搜查令,逮捕令。也成为了他的代名词。
很久以前,就有人称赞他为“沧海遗珠”。如今,他也到了发光的时刻,并且远比想象中的耀眼。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保持辉煌。
身为唐室砥柱的他,避免不了日夜的操劳。这令他的身体不免有些吃不消。
在一次任务中,他不慎身负重伤。当别人发现他时,他倒在血泊中已久,手中还紧紧攥着自己的三色令牌。
昏迷了三天三夜的狄仁杰,醒来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他不在似从前那样意气风发,变得整天郁郁寡欢;他也无法像从前那样,扔出高攻速高伤害的令牌……
好友李白不忍见他这样,便约他喝酒谈心。
“我没有能力守护大唐了……”狄仁杰看着酒杯中自己的倒影,苦笑着说。
李白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唐还有我们呢。你为大唐操劳这么久,休息休息吧。”
“我更想守护的……是你们。”狄仁杰举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已经不在是那个斗南一人的狄仁杰了,纵使我是颗沧海遗珠,也已经过了发光的时候。”
“一切都好好起来的。”
“倒是你,以后少惹事。我现在已经追不动你了,也打不过你了。”
狄仁杰的手颤抖着,将酒杯斟满,随之一饮而尽。
几日后,狄仁杰突然消失了。除了一张“等我回来”的字条,什么也没留下。
“罢了,随他去吧。朕相信怀英。”女帝没有下令寻找的意思。对于自己的宠臣,她再了解不过了。“不过多久,你们会看到一个全新的狄仁杰。”
也不知过了多久,长安的百姓在那日清晨突然惊醒,因为他们听到有人再喊“狄大人回来了。”
面对热情洋溢地迎接自己的百姓们,狄仁杰不禁有些热泪盈眶。
“我回来了,”狄仁杰笑着,“这大唐的盛世还有大家,都由狄某来守护。”
沧海遗珠,始终都有自己的价值。

据长安百姓回忆。在狄大人回来次日,便看到狄大人在追着剑仙大人扔令牌,然后便拖着剑仙大人离开了。身后还跟这一个一边抱怨一边捡令牌的小密探。

【狄仁杰是我最喜欢的英雄,也是我第一个满熟练的英雄。在我还是小白的时候,他陪伴我打下了许多可人的战绩。朋友也是通过我的狄仁杰认识到游戏中的我。看着自己的本命英雄从强势到弱势再重回巅峰,心中不禁百感交集。想到曾经我用狄仁杰遭到了百般唾弃,我敢说我用的很好,然而打野不给我红,他们宁可去上路也不来下路帮我,被切了也没有人救我,在他们眼里我好像就是一个不需要保护的后排。重做登场那天,我再次使用了狄仁杰,这回不同以往,我收到了久违的赞扬。那一刻,我差点感动得流泪。我喜欢狄仁杰,他永远都是我的骄傲。】

君臣相知

一.
“敢问先生姓名。”
“狄仁杰,字怀英,并州人士。”青年淡淡地说。
少女微微福身行礼。“小女子武氏,多谢先生相助,日后必会报答先生。”
“举手之劳罢了。何况我这一身才能,却无丝毫用武之地。”青年自嘲道。
“请先生不要将此次落榜放在心上。沧海遗珠必会有发光的那一天。”
青年微微一愣,心中好像放下了些什么。他看着少女,释然一笑。
“多谢姑娘。在下告辞了,姑娘多保重。

二.
初次见面时她还是那个为自己前途而迷茫的少女,现在她已经成为万人之上的女帝了。这令狄仁杰不免有些惊讶,更惊讶的是,女帝亲临并州,只为了找他。
“那日你的推理能力和那精彩的辩论深深的吸引了朕,朕不能让你这样的人才被埋没。”
可却遭到了反对。
“陛下万万不可,此人只是一介草民,更何况还是一个落榜的书生。若因此人曾有恩于陛下,未免妇人之见,难以服众。”一个官员在一旁指指点点,语中满是轻蔑。
这令狄仁杰不禁有些愤恨。他讨厌别人小看他,更讨厌一个男人对女人无缘无故的轻蔑。
“真正妇人之见的,是大人您吧。”狄仁杰冷言道。
在一片反对声中,狄仁杰还是以治安官的身份走马上任了。 
同时,狄仁杰也用自己的能力,制止了那些反对的声音。
连武则天看到他所呈上的一百枚整整齐齐,左右对称,清晰无比的罪犯手印时,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怀英。”武则天笑着。朝廷的那些家伙,再也不会嚣张了。
“陛下,可信任怀英?”
武则天微微一愣,不知狄仁杰为何会问自己这种问题。“当然信任。”
狄仁杰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臣会协助陛下使大唐的盛世得以维持甚至更加繁荣,臣也会为陛下扫清政路上的一切障碍。只要陛下相信臣,臣必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忠诚。”

长安,大陆第一繁荣的伟大城市,大唐帝国强盛实力的象征。以雷厉风行的姿态守护长安和平的,不是战功赫赫的将军,而是大唐的名侦探治安官狄仁杰。

三.
巷子的尽头。
“你已经无路可逃了。”狄仁杰抚摸着手中的逮捕令,轻蔑的笑着。
“女王的101号忠犬!”
“呦,这个绰号是谁起的?我挺喜欢的。”
“以你的才能,真的甘心屈服于一个深宫妇人吗?那女人给了你什么好处?”
“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也没有给我什么好处,我愿意效忠于她,大概是因为——”狄仁杰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喜欢她。”
狄仁杰笑着,将手中的逮捕令扔到那人面前。
“以陛下的名义,你被捕了。”

“101号忠犬?这什么奇怪的称呼。” 狄仁杰从怀中拿出一枚令牌,温柔地抚摸着刻在令牌背后的名字。“明明只有我一个,应该是一号啊。”狄仁杰有些不满地嘟囔着。

四.
“陛下,如果我死了你会如何评价我。”狄仁杰躺在床上,面色惨白。
“唐室砥柱......”武则天的声音有些颤抖。
“对不起,陛下。”
狄仁杰的手颤抖着,将一枚令牌交到武则天手中。
“这是臣最重要的贴身之物,请陛下务必妥善保管。”
武则天看着刻在令牌后的名字,已经泣不成声。
“怀英......朕心悦你......”

久视元年,狄仁杰病故,朝野凄恸,武则天废朝三天,痛哭:“朝堂空矣。”

五.
武则天看到,朝拜的众臣中,有一名面容俊俏手持令牌的男子。墨黑的短发中夹杂这一缕蓝绿相见的发丝,高挑的剑眉之下是一双金棕色的眼睛,眸中尽是温柔。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的朝拜声把武则天带回了现实。
她的视线顷刻间模糊了。
怀英啊,你看到了吗,这盛世大唐一直是你的愿望。如今我带着你的那一份,完成了。

永远的黄金传说(以此文纪念那十二位英雄战士)

我不止一次做过那个梦。
梦中,那十二个人穿着黄金战甲战斗着,但我却不知道他们是谁。
“自遥远的神话时代起,在智慧和战争女神雅典娜的身边,围绕着一群充满希望和勇气的战士,他们的拳可以划破天空,脚可以踢裂大地……”是莉菲雅婆婆再讲述圣斗士的故事。
“邪神洛基妄图征服整个世界,他复活了仙宫的禁忌之物——世界之树。人们被繁荣的假象所迷惑,殊不知这繁荣背后的危险,就在这时出现了十二位英勇的战士……”我静静聆听莉菲雅婆婆讲述这个故事。
“他们拯救了世界,却牺牲了自己。让我们记住他们,他们,是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一时之间,掌声雷动。
人都散了,屋里只剩下我和莉菲雅婆婆。
我把我的梦告诉了她,她和蔼的笑着,告诉我我梦中的那十二个战士,便是她所说的黄金圣斗士。
莉菲雅婆婆曾是奥丁地上的代言人,她曾与十二位黄金圣斗士一起对抗邪神洛基。她一直戴在身上的吊坠,便是黄金圣斗士门前,除了他们的故事,留下来的唯一遗物。
我伸手去触摸那个吊坠,在手指与它接触的一刹那,我感受到一股雄伟、强大的力量。
我开始对圣斗士的故事产生了兴趣,也开始做不同与以往的梦。梦里还是那十二位战士。梦的内容都是不同的,都是断断续续连接不起来的片段。
虽然每天做这有关他们的梦和听莉菲雅婆婆讲述他们的故事,但我对他们的印象仍旧模糊。直到有一天,我有幸去了希腊。
我很好奇,是怎样的水土,养育了这样十二位传奇的战士。
圣域的气候很温暖,不同于终年被严寒所覆盖的仙宫。
我来到圣斗士墓地,这里不同于其他的墓地,没有令人感到阴森森的恐怖感,而是令人感到无比的神圣。
这墓地是新建的,因为曾经在于冥王哈迪斯战斗时,所有的墓地不得不烧毁。所有的圣斗士都没有了尸骨,但他们的传奇故事,却一直留在人们心中。
我找到了黄金圣斗士的墓,十二个墓碑整齐的排列着。
“白羊座穆,金牛座阿鲁迪巴,双子座撒加,巨蟹座迪斯马斯克,狮子座艾欧里亚,处女座沙加,天秤座童虎,天蝎座米罗,射手座艾俄洛斯,山羊座修罗,水瓶座卡妙,双鱼座阿布罗狄。”我一边念着他们的名字,一边触摸着他们的墓碑。生在不同的时代,这是我唯一能够感受他们的方式。
从第一个墓碑触碰到第十二个墓碑,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每位黄金圣斗士的脸。
当我的手指离开最后一个墓碑,突然,我梦中那些零零散散的片段连接到一起,像电影一样在我脑中回放:
我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留着血泪,向同伴大打出手……
我看到,他们面对将要背负的叛徒恶名,不屑而笑……
我看到,他们化作星光一点点消失,将雅典娜托付给年轻的圣斗士们……
我看到,他们将所有的小宇宙集中在黄金之箭上,冲向一堵巨大的墙壁……
我看到,他们穿上了黄金神圣衣,与邪恶的势力对抗……
我看到,他们封印了邪神,却牺牲了自己……
影像停止,我被深深的震撼了。
我起身,向这十二个墓碑,向这十二位英雄,深深的鞠了一躬……

“自遥远的神话时代起,在智慧和战争女神雅典娜的身边,围绕着一群充满希望和勇气的战士,他们的拳可以划破天空,脚可以踢裂大地……”
多年以后,我接替莉菲雅婆婆的来讲述圣斗士的故事。
我抚摸着胸前的吊坠,那是莉菲雅婆婆临终前留给我的。她是带着笑离开的,她终于,可以见到那十二位英雄了。
“他们背负这肮脏的叛徒之名,放下战士的尊严,作为圣斗士的骄傲,受尽了屈辱,看不见的血泪在他们的脸上流淌……”
“他们聚集在叹息之墙前,为了大地上的爱与正义,他们燃尽了自己的小宇宙,牺牲了自己,击破了叹息之墙,为漆黑的大地带来了一线光明……”
“奥丁将他们复活于仙宫大地,和邪恶的势力对抗,他们在世界之树的结界中倒下,却没有放弃,歇斯底里的燃烧自己的小宇宙,穿上了黄金神圣衣,粉碎了洛基的阴谋……”
“他们牺牲了自己,换来了大地上的和平,我们要永远记住这十二位英雄,他们是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
我起身抬头看着窗外的星空,眼前浮现出他们的脸。
“姐姐,那十二位黄金圣斗士是死去了吗?”一个孩子问我。
我微笑着,伸手指向窗外,指向天空。
“他们没死,他们化作天上的星星,一直在守护着我们。”
“他们勇敢,善良,忠诚,执着,甘于牺牲,绝不轻言放弃。他们的精神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他们的精神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他们就像天上的星星和他们的精神,一直陪伴着我们。”

那天晚上,我又梦到了他们。
我梦见,钟楼上的最后一簇火焰熄灭,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释然的微笑……

海底童话(迪布撒布)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的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么深,深得任何铁锚都达不到底。
阿布是一条生活在海中的人鱼,他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他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最深的海水;黑色的痣,坠在左眼下,如挂在脸颊的泪珠一样。
他最愉快的事情是听一些人世间的故事。海底的前辈们不得不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关于船只和城市、人类和动物的知识讲给他听。
阿布很向往人世间。
今天是他的生日,这也意味着他到了可以浮上海面的年龄。
他从海面探出头来,漂亮的大眼睛四处张望着这从未见过的世界。
太阳已经下落了,可是所有的云块仍然像玫瑰花和黄金似的发着光。
目光转向海面,阿布看到了人们所说的人类。
那是一位英俊的王子,深蓝色的发,似海一样深邃的眸。
阿布不觉得这个人类像前辈们所说的那样可怕,他毫不畏惧地向王子游去。
王子看到阿布,英俊的脸上满是惊讶。
他第一次看见如此美丽的人鱼,日月的光辉在他的美貌下都会黯然失色。
王子说他叫撒加,来自圣域。
阿布和撒加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并约定好每天都在此见面。
交到了新的朋友,阿布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迪斯。
但阿布并不知道,自从他浮上水面开始,迪斯就躲在一颗大礁石的后面,默默地看着阿布。
阿布和撒加都很遵守约定。撒加每天都会向阿布讲述那些连海底的前辈都不知道的人类世界的故事。
阿布渐渐喜欢上撒加。他觉得撒加是一个温柔的像神一样的男子汉。
以前,阿布总是听海底的前辈们说人类是多么的可怕,现在阿布好想告诉他们,人类其实也可以很温柔。
每次阿布和撒加见面,迪斯都会偷偷躲在那大礁石的后面,看着他们。
迪斯喜欢阿布。
迪斯总是凶巴巴的,他总是会打伤海底的其他生物,因此迪斯没什么朋友。唯一的朋友,大概只有阿布了。
迪斯知道自己比不上撒加,他没有向撒加那样英俊的外表,也没有像撒加那样温柔的笑。
迪斯觉得能在远处看着阿布,默默守护他,就已经足够了……

太阳快要落山了,一向遵守约定的撒加迟迟没有出现。
倔强的阿布继续等着,月亮都已经出来,却迟迟未见心爱之人的身影。
阿布无奈地叹了口气,落寞的游回海底。
连续好几天,阿布都没有见到撒加。
阿布天天想着撒加,连玫瑰没有心思去照料,以至于它们长得到处都是。
他还是没有见到撒加。
阿布快要绝望了,他抱着仅剩的一丝希望浮上海面。
终于,他看到了他,那又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银白的发,发红的双眼,一张恶魔的脸。
即使变了样子,阿布也不会认错。
撒加说,他现在是圣域的教皇。他杀了前任教皇和他的竞争对手。
阿布看着撒加,眼神复杂。
阿布依旧每天都会去和撒加见面。
但阿布渐渐明白,撒加变了,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温柔的像神一样的撒加了。撒加的心里,也没有他。
心灰意冷的阿布躲到自己的玫瑰园。
迪斯很快就找到了他。看着阿布伤心 迪斯的心里也难过。
“我知道他的心里没有我……可是我真的喜欢他……”阿布低头看着自己的尾巴,“我想追随他,可他是人类,我是人鱼……”
迪斯没有说话。
“迪斯你一定听说过那个女巫吧!她一定有办法让我变成人类!”
“不可以!”迪斯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那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为了他,我愿意牺牲!”
迪斯觉得自己的心很痛,但他还是在微笑着。“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变成人类,我陪你一起去追随他。”
“真的吗?”
迪斯点了点头。“明天……明天我就带你去见那个女巫。”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他们来到女巫那里。但女巫没有让他们付出什么代价,如愿以偿的把他们变成了人类。
他们离开了海底,来到了人类的世界。来到了圣域,找到了撒加。
他们看着教皇宝座上的撒加,心中百感交集。他们单膝跪在撒加面前,发誓效忠于他。

两人对撒加很忠诚,很快便成为了心腹。
“迪斯,你为什么愿意效忠于他?”阿布问迪斯。
“我相信力量就是正义,而海底没有我的正义。”迪斯看着阿布说道。
阿布笑了。迪斯看着阿布像花一样的笑颜,心中隐隐作痛。
阿布,你真傻,但我比你还傻。
是啊,海底没有我的正义。我心中真正的正义,就是你啊……

不久之后,战争开始了。
迪斯被派去第四个出战,而阿布是最后一个。
战争很激烈,迪斯为此牺牲了生命。阿布很快就得到迪斯战死的消息。
虽然心中很悲伤,但阿布清楚现在不是为好友牺牲而难过的时候。他是最后一个出战的,他是保护撒加的最后一道屏障,他一定要保护好撒加。
敌人很快就杀了过来。
阿布看着外表柔美的对手一次次倒下,再站起来。那份执着和倔强,像极了自己。
面对这样的对手,他心软了。
最终,他与对手同归于尽。
阿布看着撒加身处的方向,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哀伤。“撒加……为什么……我就得不到你的心呢……”
阿布眼前浮现出迪斯的脸,迪斯在冲自己笑呢,可为什么那笑容中却带着一直心酸呢……
阿布闭上眼睛,在生命消逝的那一刻,他听到了 迪斯的哭泣声……

在两人决定去找女巫把他们变成人的那一晚,迪斯只身一人来到了女巫那里。
“求求你了,不要让阿布受到任何伤害,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你将永远都得不到他的心,这就是你的代价,”女巫说,“你愿意吗?”
迪斯清楚,阿布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他。
他苦笑着点了点头。
“我愿意。”

你是我的心脏

这里芝月w献上渣文w望大家喜欢w

监狱的门被打开,迪斯看到站在门外的警官,在心口处别着一朵玫瑰。
“恭喜你,迪斯马斯克,你被释放了。”
“谢谢你,阿布罗狄,”迪斯起身走去监狱,“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你要是真的感谢,出去之后就老老实实的,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阿布笑着说。
几年前,出来打拼却一事无成的迪斯不慎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天网恢恢,迪斯千逃万逃都没有逃过着疏而不漏的法网。
迪斯被逮捕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模样英气的警官别在制服心口处的玫瑰。
“打扮得这么漂亮,你还是没变呢。”迪斯苦笑着说。他没想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竟然会被自己多年未见的暗恋对象看到。
“是啊,我没变,但你变了。”阿布说。他没有想到,自己当年居然会喜欢一个未来的犯罪分子。
“我当年一定是脑子坏掉了!”这是阿布把迪斯扔进监狱时说的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阿布每天还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陪陪迪斯,从他入狱第一天陪到被释放。如今,阿布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他终于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工作上了。最近的案子可是很棘手呢。
然而,没过几天,迪斯又出事了。
“迪斯马斯克!”阿布踹着蹲在地上的迪斯。“我让你老老实实的,你却又惹事,成心气我是不是!我踹你,我踹死你!”
迪斯蹲在地上,抓住阿布的脚踝,轻轻的推开。阿布的身体一下失去了重心,迪斯起身,把快要摔到的阿布揽在怀里。
“你这几天这么忙,都没时间来看我,我想你了。”
听着他那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阿布心中的怒火一下全部熄灭。“傻瓜。”

阿布帮迪斯找了一个工作,在一家企业当职员。
“你还记得撒加加隆兄弟俩吗?撒加现在在圣域当老总,加隆混的不错,在海界当副总。你好好干,跟人家俩学一学。”
“好好好。”迪斯笑着说。
“你知道我这几天多忙吗,”阿布撅着嘴说,“对方很狡猾,案子也越来越棘手,我还要抽时间给你找工作。”
迪斯笑了笑,轻轻捏着阿布的肩。“辛苦了,我一个月工资用来请你吃饭犒劳你。”
迪斯很争气,工作十分认真,刚干了几个月就取得了少许业绩,深得上司的重视。
但同时,迪斯也病倒了。

阿布和医生在病房外谈论关于迪斯的病情。听完医生的话,阿布不禁皱起了眉头。
病情不是很理想,需要一颗好的心脏才能挽救迪斯的生命。迪斯的心脏在以前就不好,阿布没想到迪斯他才这么年轻,就严重成了这个样子。

迪斯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脸愁容的阿布,和他那双有些湿润的眼睛。
迪斯起身,用手抚摸着阿布的脸,大拇指蹭着他的眼角的泪痣。“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阿布将一只手放在迪斯的心口,另一种手放在迪斯的心口上。“你就是我的心脏,你难受,我也会疼。”
迪斯温柔的笑了笑,把阿布揽在怀里,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阿布抱紧了迪斯。
上哪里才能找到心脏救他呢……

案子有了新的进展,阿布的工作也开始忙了起来,但他依旧会抽出时间来陪迪斯。每当迪斯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整齐的制服上,别在心口处的玫瑰……

阿布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削着一个苹果,刚刚还在沉睡的迪斯突然像失足掉入深渊一样抓住阿布的胳膊,刀险些划伤了阿布的手指。
“怎么了?”阿布连忙放下手中的水果刀和没削完的苹果。
“我……我……”迪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死了……梦见……我离开了你……”
阿布强忍着眼泪,笑着把迪斯搂到怀里。“傻瓜,梦是反的,别多想了,乖。”阿布轻轻的拍着迪斯的背。
迪斯在阿布的怀里睡着了。阿布看着迪斯,两行清泪顺着阿布的脸滑落。
迟迟没有合适的心脏的消息,再这样下去,迪斯就……
突然阿布的手机响了,是修罗警官。这个时候打过来,是案子的事吗?阿布安置好迪斯,便接通了电话。果然是。挂断电话后,阿布连忙离开了医院。

迪斯突然从梦中惊醒。他环顾了一下病房,阿布不在。虽然阿布已经告诉迪斯了,案子马上就要侦破了,因此不能来陪他。
但是……为何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
突然,医生走进病房,通知他准备做手术。迪斯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就被推进了手术室,注射了麻醉剂,渐渐失去了知觉。

手术很成功。
麻醉剂失去了药效,迪斯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套熟悉的制服。
只是没有那朵玫瑰。
“迪斯马斯克先生,我是阿布罗狄警官的同事修罗。阿布罗狄警官在与罪犯搏斗时身受重视,因公殉职,死亡时间六点二十四分。阿布罗狄警官得知自己的心脏与你的相匹配后,便拒绝手术,执意要讲心脏移植给你。”
迪斯的面色,一刹时地变了灰色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不!”医院的走廊回荡着他撕心裂肺的哭喊。
“失去了阿布罗狄警官,我们的心情都很难过,但也不要悲伤,因为阿布罗狄警官是笑着离开的。你更应该好好的活着,乐观的面对一切,不仅仅是为了你,更是为了阿布罗狄警官,为了他的心脏!”

请不要悲伤,我亲爱的迪斯马斯克,我的心脏在你的胸膛内跳动,我无论何时都一直在陪着你。我感到很幸福……

多年之后,迪斯已经成为了一名人尽皆知的成功人士。
“请问是什么使你取得成功的?”正在接受访谈的迪斯被一名记者问道。
“我的心脏。”迪斯微笑着说。
说罢,他讲自己放在心口处的手拿开。
整齐的西服上,在心口处别着一朵玫瑰……

假装你很爱我

米雅cp,望大家喜欢,这里芝月,请多指教

“米诺斯,”拉达曼提斯微皱着他的一字眉,“我觉得你应该找一点事情做。”
“自从让路尼来帮忙,我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米诺斯躺在沙发里抻了个懒腰。
“那你也不能这样待下去啊……”
米诺斯换了个姿势躺在沙发里,懒洋洋地问:“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听说圣域有一个安养中心,你可以去看看,”拉达曼提斯说,“如果实在不感兴趣,你可以来给我帮助我工作。”
“不不不用了!我明天就去看看!”
第二天,不想帮助拉达曼提斯工作的米诺斯来到了那个安养中心。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把他带到一个充满阳光的房间,房间里有二十来人,其中有几个是像他一样的工作人员。阳光透过窗户折射出金色的光芒,窗台上放在一个花瓶,花瓶中插着几朵玫瑰。窗台边,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蓝发美人。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漂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几朵玫瑰,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却令人感到十分的冰冷。
他真的好美。米诺斯不禁感叹。
“他叫雅柏菲卡”,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说,“如果你有能力,多照顾照顾他。”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

从这天起,米诺斯的生活改变了。每天一醒来,他想的不是今天给路尼安排什么工作,而是雅柏怎么样了,他还好吗,想过这些,他没有继续赖在床上,而是起身洗漱后连忙赶去安养中心。
每天米诺斯到安养中心看到雅柏,他就像米诺斯初次见他那样,面无表情的坐在床半天,盯着那多玫瑰出神。
这些人中,雅柏最孤寂。他总是一个人待着,不与任何人交流。米诺斯很想知道,他的声音有多好听,笑起来有多美,但雅柏从未笑过,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这令米诺斯感到很挫败。
雅柏的双手行动起来很不方便。就像每次吃饭的时候,他总是会把饭菜洒到衣服上。但他却又很倔强,不肯让别人喂他,即使饭菜洒了满身他也会执拗的继续使用他那双不灵便的双手。
其他的人总会有人来看望他们,但米诺斯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来看望雅柏。那里的工作人员告诉米诺斯,雅柏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而他自己也生了很严重的病,毒已经蔓延到他浑身的血液之中。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自己也生了重病,米诺斯觉得,雅柏的世界大概是一贯冷酷无爱的世界。医学治疗已经无效,疾病终有一天会带走他的生命,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予他最好的陪伴。
米诺斯开始给予雅柏更多的关爱。他经常陪雅柏聊天,讲讲自己身边的、最近发生的事、一些小道故事、新闻,聊任何他能想到事。虽然雅柏从来没有回应过他。天气好的时候,米诺斯会推着雅柏出去晒晒太阳。
雅柏一开始依旧是冷冰冰的,慢慢的,米诺斯感觉到雅柏已经开始接受他了。例如在吃饭的时候,米诺斯要求喂他,他没有抗拒,反而开始接受……
但雅柏仍然没有说过一句话。
米诺斯有时会握着雅柏的手不断说这话,也许只要他觉得这世界不止他一个人,有一点响动就足够了……

那天,米诺斯推着雅柏出去晒太阳。
“米诺斯。”
米诺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雅柏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怎么了?”米诺斯的声音有些颤抖。
“抱我。”雅柏几乎是在哀求。
米诺斯愣了愣。
“抱抱我……米诺斯……就当是……假装你很爱我……”
米诺斯展开双臂把雅柏拥入怀中,仿佛把所有的爱都凝聚在他的臂弯,紧紧抱住雅柏,没有丝毫的假装。
“不用假装,我本身就很爱你啊,我亲爱的雅柏菲卡。”米诺斯竭力忍住眼泪微笑着说。米诺斯没有看到,雅柏顺着脸庞滑落的眼泪,和充满幸福的笑。
雅柏他笑起来真的很美,米诺斯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却再也见不到那美丽的笑了。
那天晚上,雅柏带着幸福的笑,在米诺斯的陪伴下,渡过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即使是活在世上最大的孤独,也仍旧渴望爱。

关于迪斯马斯克的23题

迟到的生日贺文。迪斯马斯克6.24生日快乐。这里芝月w请多指教

1.迪斯年幼的时候体弱多病,肤色惨白,身体甚至比同龄的女孩子还要瘦小。

2. 人们都说邪恶会打败正义,迪斯也这样认为。但当他看到所谓邪恶的一方欺压着所谓的正义,无人阻拦,迪斯开始觉得“力量就是正义”,而自己只有变强才会保护重要之人。

3.迪斯开始疯狂的训练自己,病弱的身体好多次都因为坚持不住而晕倒,但倔强的迪斯没有放弃,终于,他变得强壮起来。

4.迪斯曾经因为自己没法挽救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的生命而自责,难过了许久。

5.迪斯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许多的死人的脸像面具一样挂在墙上。他吓得从梦中惊醒,异常的惶恐。

6.乱世之中,杀戮或许是唯一能够生存的办法,虽然迪斯并不喜欢。

7.迪斯曾经是对生命很尊重的,但是,当他身边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开始觉得,生命只不过是一种极其脆弱的很容易消逝的东西。

8.迪斯又做了那个梦,他梦见许多无数被自己杀害的人的脸像面具一样挂在墙上,他醒来时,平静的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迪斯马斯克”。

9.迪斯初到圣域见到了阿布罗狄后,便连忙上去搭讪,只是没想到这位漂亮的“小姑娘”把自己揍了一顿。

10.阿布就像一朵玫瑰一样,外表美丽,一接近便惹得一身刺,因此迪斯看阿布而不爽,阿布也是同样看迪斯不顺眼。终于有一天,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家伙在发生了口角之后展开了私斗,当然,他们最后都被关了起来。

11. 两个人最终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牢中反省。交谈之中,两人,两人意外的发现彼此有着相同的世界观。两人被释放之后,觉得彼此可以做朋友的。两人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互相帮助,共同进退……最终他们成为了挚友。
12.迪斯很不解,大家为什么称他为“以杀戮和战争为乐的男人”,虽然他杀过很多人,虽然他轻视生命,但他其实不喜欢杀戮,也不喜欢战争。

13. 迪斯其实很尊敬童虎,但他却没有想到撒加会把刺杀童虎的任务交给自己。迪斯带着几分不情愿接受了这个任务,毕竟,撒加那么信任自己。
14.其实巨蟹宫的死人脸是迪斯制造的幻想。他想起多年前那个令自己害怕的梦境,于是想吓吓那几个小鬼,却没想到反而激怒了他们。

15. 本已半死的紫龙在一瞬间竟爆发出凌驾于黄金圣斗士的小宇宙,他愤怒的话语和拳头,令迪斯想到曾经的自己,那个尊重生命的自己,那个也有拼命想要守护的人的自己……

16. 巨蟹座的鬼宿星团是世上灵魂的升天入口,因此巨蟹座的圣斗士注定与杀戮为伍。这是也当初迪斯圣衣选中的原因,而如今圣衣却抛弃了迪斯,他不知道是为什么。

17.迪斯在最后没有使出全力,任由自己被紫龙打入黄泉比良坂的深渊,五老峰有童虎在,他也没有下狠手,所以那个叫春丽的女孩不会死,迪斯清楚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所以。战争结束之后,他们,都能重聚。
18. 圣战开始,迪斯知道自己将要背负着什么。他不屑地笑了笑,名誉这种东西,他从不稀罕。

19. 对同伴出手,故被同伴打败,向敌人“求饶” ……这一切都并非迪斯所愿。但如果这一切能够换来圣战的胜利,黑暗中的光明,那么,抹去自己的血泪,放下战士的尊严,抛弃作为圣斗士的骄傲……这些牺牲,应该……不算什么吧……

20.叹息之墙前,大概是迪斯短暂的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他终于可以以一个圣斗士的身份,光荣的,壮烈的为大地上的爱与正义献身。
21. 当迪斯见到海伦娜时,仿佛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曾经影子:病弱的身体,却有那么倔强的想为重要之人拼命。迪斯想帮助她,不希望她变得像自己这样。

22. “无论是多么渺小的生命,都绝对不是可以随随便便逝去的啊!”当自己说出这句话时,迪斯知道,曾经那个尊重生命的自己又回来了,只是,有些晚了呢……

23.无论是在十二宫,还是在冥界,还是在仙宫,迪斯一直在为正义而战!